公司新闻
COMPANY NEWS
你怎么可以这么完美
发布日期 : 2018-03-08作者 : 济南私家侦探 浏览次数 :
  小三语录:
  你怎么可以这么完美,我就不服气了!就因为你完美得不像人,
吉得我会拿你跟任何男人比较!比来比去,我还是离不开你!
  原配豪言:
  你是这个家的主心骨,赫们娘儿柄都离不了你。
  小三杀招:无敌崇拜
  原配拆招:无限的家庭责任感
  即使是到了现在这种火烧眉毛的时候,艳丽居赫坯忘不了忙j舌店
里那摊子事。唐华好笑地看着她,真不知道该说她淡定还是该骂她没
心没肺。
  艳丽正掐着腰跟供应商理论,强悍、霸道叉滴水不漏,供应商基
本上插不上嘴。虽然稳占上风,但她明显带着股子焦躁睛绪,像是
要把痛苦全部在这里发泄出来。
  好不容易把人打发走了,艳丽才有工夫坐下来跟唐华诉苦。她说:
“姐啊,你可得给我拿个主意,我让人抄了后院,这口气我咽不下!”
  原来,艳丽的老公孟诚前J习谈然提出了离婚。这让艳丽措手不
厦,她有点蒙:你总得告诉我原因吧!
  孟诚坦白地说:“我在外面有人了。”
  艳丽气了个半死,几乎把家里所有东西都给砸了。孟诚却不为所
动,不解释、不阻拦,扭头就投奔小三去了。当然,走之前还特地叮
嘱了下:“你最好先别跟孟梦瞎说,如果影响了她的中考,我跟你
没完l”
  艳丽跟孟诚结婚12年了。在此之前,感情直不错,连架都很
少吵。当然了,说这感情是突然破裂也不对,因为最近这两年孟诚的
脾气明显比以前坏了许多。艳丽心粗,以为他就是工作太忙了,累的,
因为她也常常忙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。再说两人都老夫老妻了,没
那么多话说也正常,没想到会这么严重,居然闹到了离婚的地步l
  “你们这段时间吵过架吗,”唐华冷静地问她。
  艳丽想了下说:“去年有阵子,他总找事,会儿嫌我整天不
着家,会儿蚌哦脾气不好,臭毛病可多了。我懒得理他,后来他自
己也就老实了,”说到这里,艳丽突然回过昧未了:“哦,敢情他那
时候就有外心了啊l”
  2007年,女儿升初中的时候,成绩不是很好,艳丽怕她考不上
大学,就想多赚点儿钱,以后供她出国。于是,她就和孟诚商量,要
辞职去做点儿生意。孟诚开始不同意,说要辞职也得我辞职,你一个
女人家,在外面跑来跑去地赚钱,这不是打我的脸吗’艳丽坚决反对:
“你不就是喜欢画画吗,让你去做买卖你会吗’你啊,就茌学校里安
心画画,将来画成大画家了,我们娘儿俩也跟着沾光。”
  就这样,艳丽咬牙,拿出家里的存款,叉去银行货了些钱,搞
了一个装修公司。多苦多累就不用说了,看到银行卡上的数字Ⅱ}Ⅱ}地
直往上涨,艳丽心里别提多美了。这好日子没过几天,孟诚就在外面
找小“三”了,艳丽叉气叉恨:我辛辛苦苦在外面打拼,是为了谁’
竹觋在成教授了,混出来了,就想抛弃糟糠之妻了’门都没有!老娘
坚决不干!
  唐华看着艳丽咬牙切齿的样子,禁不住想乐:“竹T这都嘴泡了,
火还这么大,”
  艳丽差点漫把桌子掀了:“我让你来是给我出主意的,不是看笑
话的!”
  唐华笑着摇头:“你家老孟那么大男人,能欣赏得了你这女霸王
式的温柔,”
  艳丽眼睛瞪:“我就是不会腻喊歪歪,有什么办法,”
  唐华正色道:“不会也得会,想把你老公拉回来,就得先把你身
上这些硬邦邦的皇毛j亩改了!”
  这天下午,孟诚正在陪小三逛街,手机突然就晌了。  看是家里
的电话,他有点儿犹豫,不知道该不该接。小三嘟着嘴不高兴了:
“肯定想骗你回去呢!你自己看着办吧!”
  孟诚想也是,就把电话挂了。没想到,手机直响,如此.馥
了好多遍,孟诚有点儿不]贽b了:“是不是家里真有事啊!”
  小三甩手,小脸拉了下来:“你想回去就直说,用不着找理
由!”
  没办法,孟诚只能先安抚她。正好手机也消停了,两人都以为不
会再有事了。没想到,半小时后,有陌生号码打过来了。孟诚接起
来,就传来女儿孟梦的哭声:“爸爸,你怎么不接电话呀’妈妈晕过
去了,你快来啊  ”
  孟i谤b里咯噔:这不可能有假。艳丽太要强了,尤其是这几年,
简直像打了鸡血样,好像闲下来喘口气就是罪过。生病了也是死扛
着,要不是真出了事,女儿不可能吓成那样。想到这里,孟诚再也没
心情闲逛了,丢下小三就往医院跑去。
  小三不干,拉着他不放,说孟梦帮着艳丽骗人。孟诚有点儿不高
兴了:“孟梦很单纯,也不知道我跟她妈妈的事,怎么可能骗人,”
当下也顾不得小三撒娇发嗔,急匆匆地赶到了医院。
  到了医院看,孟诚着实吓了—跳,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艳丽如
此糟糕的情况了:脸蜡黄蜡黄的,头发也乱糟糟的,整个人没有点
儿生气。女儿在旁边直掉眼泪。
  孟i谤b里很不是滋味。听医生说,艳丽是因为劳累过度,加上心
情不好,所以才病倒了,在未来的殷时间内,她需要在家静养,不
可过度操劳。他暂时放下半的心,叉虎起脸问女儿:“你不是去补
习英语了吗,怎么没去,”
  女儿哭着说:“老师今天有事  ”
  孟诚看着这娘儿俩,心里醛酸的。那股子崮湃的怨气只能暂时搁
下,承担起家之主的责任。艳丽病了,公司的事没人打理,孟诚只
能硬着头皮去帮忙,家里的事没人管,他也得父兼母职,照顾女儿,
还得安抚她的情绪。
  没几天,孟诚就切身体会到了妻子的辛苦。一个女人,既要f亡公
司的事,叉要照顾好家里,多累啊。艳丽虽然脾气不好,但从来不拿
家里的事烦他,让他可以专心地画画。他能有今天,不就是艳丽以变
成“男人婆”的代愤换来的吗’
  心软了,行动上就更积极了,孟诚没原来那么币睛愿了。让他惊
奇的是:艳丽醒来后居然流着泪向他道歉。她说:“这几年我太忙了,
顾不上你,是我不对。伪U跟我—般见识,也别说气话。你真;F/t要
这个家了’你叉不是碍口道盂梦多崇拜你,她要慰口道了,肯定会出
事!你可是这个家的主心骨,赫们娘JL俩都离不了你。我以前还以为
我多了不起,什么事☆隋自—个人搞定,现在看看,还真不是那么回事!
唉,女人啊,再强也得有个家啊!”
  孟诚既难以置信,又有些愧疚,不自在地说:“我就是烦你这脾
气,硬邦邦的,—开口能把人呛死。以前还没这么严重,这两年不知
道怎么了,天天跟火药筒子似的…”
  艳丽在家当了半个多月的甩手j高号,什么也不管,什么事都让盂
诚拿主意。孟诚被家里“拖”住了,自己本身叉忙,跟小三崩不能像
以前那样频繁见面了。小三是他从前的学生,人活谖可爱,就是有时
候不太fl摹。孟诚喜欢她,就是因为她这点儿小女孩脾气。可现在,
他消受不住了。因为这任陛的小姑娘根本不相信他家里有事,反而指
责他骗人,又醢他玩弄她的感盾....顶顶的大帽子扣下来,孟诚就
不太高兴了:想当年,可是你倒追的我,说我是你的偶像、说我倒十
幺都是完美的,现在叉醢这个’
  这位小三在倒追孟诚的日j候,有句非常响亮的名言:“你怎么可
以这么完美,我拥叵气了!就因为你完美得不像人,吉得我会拿你
跟任何男人比较!比来比去,我还是离不开你!”
  说实话,孟蹴是被姑这句话拿下的。现在事实证明:小姑娘的
崇拜是有条件的。他不可能永远像“神”  样地活着,也没有那么多
的精力无时无刻地安抚不懂事的情人。而那边,艳丽却在用另外种
方式“改善”着他们婚姻的质量。
  艳丽跟孟诚约定:既然你提出离婚,肯定是对我们目前的婚姻状
况不满,那就说明我们两人都出了问题。就算是看在孩子的份儿上,
我们再努力殷时间,在她中考结束之前,我们都不要提离婚。我呢,
会努力改改你不喜欢的那些臭毛病,你呢,暂时也辛苦下,多担待
些,再试试,行吗’
  虽然都是“被需要”,但家里既没那么咄咄逼人,也没那么多花
招折腾他。渐渐地,他回家越来越早了。
  女儿中考结束了,孟诚也没再提离婚的事。艳丽暗地里松了口
气,打电话对唐华说:“我装怂还真有效果啊l”
  唐华笑着说:“男人都要面子,他喜欢被需要的感觉。你什么事
都能自己解决了,他不成摆设了吗’你得给他制造参与感,让他觉得
自己脱不开身。他心理平衡了,你的婚姻就牢靠了。”
  延伸阅读
  前段时间热摇的《婚姻保卫战》中,有个很经典的小三——
张瑾。
  这位娇滴滴的女老板,示弱、放电双向进行,全方面施展魅力,
把好男人郭洋“勾引”得“变了心”,差点儿就让婚姻解体。看吧,
她都是怎么做的:
  她说她很需要郭洋——我那工程,离了你不行l我真的菲常非
常欣赏你的设计!男人嘛,都很享受袖人欣赏的感觉。尤其1日方还是
个漂亮、有钱的女老板,这份强烈的“赏识”自剜#吲电的虚荣心喂得
饱饱的o而张瑾的高r明之处就在于她很善于利用自己的女人优势出击,
在必要的时刻,充分发挥“女老板”的性别优势,让—个男下属既有
面子叉有怜惜:瞧瞧,一卜弱女子,操持着这么大的摊子,多累啊!
难得人家还咬牙顶下来了,咱得多担待些!
  于是,郭洋就在a砖口不觉中被“套”住了。张瑾呢,就阴魂不散
地跟在郭洋身边,  边扮小女人,楚楚可冷,处处依赖郭洋,常常弄
出些暖昧的小花样,比如找借口在郭洋面前伽崤泪,貌似脆弱地靠
在郭洋肩膀上i另边叉在郭洋面前适时地抛出她对婚姻的独特见
解,让郭洋这个被家庭矛盾弄得焦头烂额的男人对她刮目相看。
  这番闹腾,让本来婚姻就出现问题的李梅和郭洋更加问题重
重,好好的—个家庭变得鸡犬不宁。眼看着对曾经的佳偶就要分道
扬镳,郭洋却最终刹住了车。他说—个人在婚姻中难免会开小差,但
能在将要“跑偏”的时1鳓;』车回到原来的轴道,就不算原则性的大问
题。